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您好! 欢迎来到天津筑城建材有限公司

微信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电话:022-23049125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以司法作为呵护善意社会

发布日期:2020-03-19 来源: 互联网 阅读量(


骑车撞人,被旁观者阻止离开后猝死。阻拦者孙某被死者郭某某家属告上法庭。2019年12月30日,河南省信阳市平桥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刘某某、郭某甲、郭某乙等诉孙某、某物业公司生命权纠纷一案,判决驳回刘某某、郭某甲、郭某乙的诉讼请求。

2019年9月23日19时40分许,河南省信阳市一小区门口,57岁的老人郭某某骑着自行车从信阳市羊山新区十六大街博士名城小区南门广场东侧道路出来,在南门广场与5岁男童罗某某相撞,造成罗某某右颌受伤出血,倒在地上。同住这一小区的孙某(女)见状后将罗某某扶起,并联系罗某某的母亲,让郭某某等待罗某某家长前来处理。

现场视频显示,孙某和郭某某发生争执。争执过程中,郭某某情绪激动,某物业公司保安李某、吴某某前来劝导郭某某。孙某选择报警。报警后,郭某某坐在路边的石墩上等待。但没过几分钟,郭某某就趴到了地上。孙某拨打了120急救电话,但郭某某终因抢救无效死亡。

郭某某死亡后,其家属将劝阻者孙某和小区物业告上法庭,要求赔偿人民币40万元。原告认为,孙某带孩子在行人、非机动车辆通道处占道休闲、玩耍、打闹,对郭某某恶语相向,并阻拦不让其通行,纠缠20余分钟,导致郭某某心脏骤停、不治身亡,被告孙某应当承担郭某某死亡的过错责任。

庭审中,原告表示,孙某恶意滋事的侵权行为,是郭某某发病猝死的诱因。被告则称,己方已尽了救助义务,且郭某某此前患病,两周前曾被医院下达病重通知。双方对于孙某和男童罗某某之间是否有监护关系也持不同观点。

法院经审理查明,孙某阻拦郭某某的方式和内容均在正常限度之内,其行为符合常理,不具有违法性。在阻拦过程中,虽然孙某与郭某某发生言语争执,但孙某的言语并不过激,双方没有发生肢体冲突。本案中,也没有其他证据证明孙某有其他不正当或超过必要限度的行为。孙某的阻拦行为与郭某某死亡的后果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郭某某自身患脑梗、高血压、糖尿病、继发性癫痫等多种疾病,事发当月曾在医院就医,事发前一周出院。从时间上看,孙某阻拦行为与郭某某死亡的后果先后发生,但孙某的阻拦行为本身不会造成郭某某死亡的结果,郭某某实际死亡原因是心脏骤停,孙某对郭某某死亡后果的发生没有过错。虽然孙某阻拦郭某某离开,诱发郭某某情绪激动,但事发前双方并不认识,孙某不知道郭某某身患多种疾病。孙某阻拦郭某某的行为目的是了保护儿童利益,并不存在侵害郭某某的故意或过失,对郭某某的死亡无法预见。在郭某某倒地后,孙某拨打急救电话予以救助,没有过错,孙某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此外,法院认为,郭某某与男童相撞的地点位于小区南门广场。男童罗某某及其他人员在南门广场进行休闲娱乐并未超过一定的限度,没有影响正常通行和公共秩序。郭某某与男童罗某某在南门广场相撞不是南门广场正常通行受阻的结果。郭某某因心脏骤停而死亡,与某物业公司对南门广场的管理职责履行情况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某物业公司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针对孙某为什么不承担侵权责任的疑问,平桥法院有关负责人解释说,本案属于生命权纠纷,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以下简称《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确定孙某应否承担侵权责任,需要分析孙某是否实施了侵权行为、孙某阻拦郭某某离开的行为与郭某某死亡的事实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孙某是否有过错。

该负责人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了具体分析:一是孙某的阻拦方式和内容均在正常限度之内,其行为符合常理,不具有违法性。二是孙某的阻拦行为本身不会造成郭某某死亡的后果,孙某的阻拦方式适当,且孙某与郭某某并不相识,在阻止郭某某离开时对郭某某身体情况并不知情,故两者之间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三是孙某对郭某某死亡后果的发生没有过错。孙某阻拦郭某某的行为目的是为了保护儿童利益,不存在任何侵害郭某某的故意,孙某主观上具有完全的正当性,客观上没有任何不适当;而且在郭某某倒地后,孙某及时拨打120急救电话予以救助。孙某对郭某某的死亡无法预见,其对郭某某的死亡后果发生没有过错。此外,成人在小区内骑自行车通行确有注意他人,尤其是儿童安全的义务。

针对物业公司为什么不承担侵权责任这一疑问,该负责人回应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以下简称《物权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物业服务企业或者其他管理人根据业主的委托管理建筑区划内的建筑物及其附属设施,并接受业主的监督。”《物业管理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物业管理,是指业主通过选聘物业服务企业,由业主和物业服务企业按照物业服务合同约定,对房屋及其配套的设施设备和相关场地进行维修、养护、管理,维护物业管理区域内的环境卫生和相关秩序的活动。”郭某某与男童罗某某相撞的地点位于博士名城小区出口通道与东侧道路中间的南门广场。南门广场的功能主要是供居住在博士名城小区的人员在此休闲娱乐,行人及非机动车也可以从南门广场通行,但南门广场并非行人及非机动车专用通道。本案中,没有证据证明罗某某及其他人员在南门广场进行休闲娱乐违反该小区设计管理功能、超过合理限度,影响了正常通行和公共秩序,对儿童在小区内广场上游玩亦不能过于苛求。在郭某某与孙某争执过程中,物业公司保安人员前去相劝,履行了相应的管理职责。郭某某因心脏骤停而死亡,与物业公司对南门广场的管理职责履行情况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因此,物业公司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该负责人表示,人民法院的判决不仅解决个案冲突,还需传递给社会公众正确的价值观,进而影响大家的行为习惯。就本案而言,在社会公共道德价值层面,如果判决好心邻居和物业公司承担一定限度的侵权责任,甚至是基于道义基础上的适度补偿,不仅会让好心邻居陷入道义上的两难选择,而且会加剧社会公众对见义勇为反成被告的焦虑与担忧。

该判决一出,立即在网上引起强烈反响,网友们对判决结果给出了高度评价,“这两年,重大社会关注度的案件,能够秉持法律公正,杜绝和稀泥,不向‘谁死谁有理’妥协,这是法治前进的一大步。希望同类型案件,即便没有公众关注、舆论监督,也能坚持公正审理判决”“法院判决一小步、社会成长一大步”“老人撞男童遇阻猝死,法院对劝阻者作出不担责的法律裁决,再一次说明,法律始终会坚定维护社会正义和最基本的伦理道德,不会让践行主流价值观的‘好人’难当,特别是在针对儿童权益的特殊保护方面,法律永远都会站在‘好人’一边”,等等。

《人民日报》也就此案发表《公正司法让见义勇为更有底气》的评论文章。文章指出,见义勇为是彰显社会正能量的美德善行,是具有文明共识的人类义举。扶老助幼、解围纾困等义举,是社会期待的高尚行为,是皆应秉持的道德原则,也应是司法制度着力塑造的社会价值。老人倒地了,扶起时会不会担心被“碰瓷”;孩子遇险了,救人者会不会顾虑被讹诈?化解一系列社会现实问题,既需要完善社会诚信机制,也离不开司法机关对正义的坚守。用司法为见义勇为者保驾护航,才能消除挺身而出时的顾虑、扶危济困后的麻烦,才能让善行得到奖赏、让善意得到呵护、让善良得到弘扬。

河南大鑫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扬认为,一个国家良好的社会治理,离不开完善的法治和公民的道德品质。法律既要惩罚失去道德底线的行为,也要进一步规范、正确引导和弘扬社会道德。只有这样,社会才会风清气正,国家才能安宁太平。该案的公正判决,让人们在未来面对违法行为时依然有挺身而出的勇气和底气。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维维表示,每一个与法律相关并引发讨论的热点事件,对于社会而言都是一次极佳的普法机会。这个案件并不复杂,但却是对司法正义、社会道德、人性善恶的一次集中审视,是给善良的人吃“定心丸”的最好时机。这个判决能够让善良、正义的人向前踏出一步时不再瞻前顾后、畏手畏脚。

然而,针对本案被告孙某是否出于公益目的、是否属于见义勇为,河南天风律师事务所律师鲁义刚则持有不同的观点。鲁义刚认为,这个案件和2018年发生在郑州电梯里的吸烟劝阻案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还是有本质区别的。吸烟劝阻案中的被告是维护公共秩序和公共道德与老人发生了纠纷,但本案的被告孙某与受伤的孩子罗某某有法律上的委托监护责任,管好这个孩子是她的职责。因此,孙某阻拦郭某某离开也并非出于公益目的。

针对该案判决,审理此案的法官说:“本案作出这样的判决,就是想告诉大家,未成年人自我保护能力相对较弱,需要成年人履行注意义务。对于不利于儿童健康、侵犯儿童合法权益的行为,每个公民都有权阻止或向有关部门控告,不超过合理限度的正当阻拦行为,不具有违法性,应给予肯定和支持。”

司法公正以看得见的正义,得到社会公众的广泛认同。无独有偶,最近辽宁省康平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为一位救助老人的店主免责。该案发生在2017年9月7日8时左右,72岁的原告因感觉头晕,到被告经营的药店买药。被告建议原告服用硝酸甘油片,并给了原告一片。随后,原告突然出现心脏骤停,被告对其实施心肺复苏进行抢救。原告恢复意识后,120救护车将其送往医院住院治疗。后原告被诊断为双侧多发肋骨骨折、右肺挫伤、低钾血症,共计住院18天。

法院查明后认定,原告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其心脏骤停与被告药店老板提供的硝酸甘油药物之间有关联。2018年11月,法院召开了医疗专家听证会。专家咨询结论显示,原告是否服用硝酸甘油与心脏骤停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且被告不违反诊疗规范,不应承担抢救过错。因此,法院综上判定,被告给原告进行心肺复苏、造成肋骨骨折及肺挫伤无法完全避免,救助行为没有过错,不违反诊疗规范,无需对原告造成的损害承担民事责任。

可以说,一系列弘扬社会正气的判决,不仅让无数关注案情的公众暖意融融,更传递出司法为见义勇为撑腰的价值导向。与上述案件类似的“劝烟猝死案”曾被写入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报告称,对这类案件判决的意义是要“让维护法律和公共利益的行为受到鼓励,让见义勇为者敢为,以公正裁判树立行为规则,引领社会风尚”。

近年来,人民群众对法治和司法的关注度逐年提高。社会公众高度关注的热点案件,也考验着人民法院依法公正裁判的能力。这就要求人民法院必须通过裁判,明确民事行为的是非对错,向社会提供行为指引。

正如《法治在线》专题报道提出,法院一纸判决,不仅要解决个案纠纷,也在向社会和公众传递出对价值观的选择和确认。当再遇到类似的情况,孙某是否还会毫无顾虑地伸出援手?法院这份判决给出了答案,让正义不再瞻前顾后,司法裁判弘扬了正能量,引领社会新风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从2019年12月28日至2020年1月26日在中国人大网上公布,并征求社会公众意见,此后将提交2020年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作为其总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以下简称《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对照来看,《民法总则》在此设定的责任豁免规则,仅限于救助人对受救助人造成损害的豁免。对此,有专家建议,期待立法机关参照“老人撞小孩遇阻猝死案”“劝烟猝死案”,充分考虑到公民见义勇为可能会出现或者造成第三人伤亡等情形,适当扩大责任豁免范围,对诸如孙某等人这样的义举予以更权威、更具体、更有力的法律保护和鼓励。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分享到

朋友圈

分享到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