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您好! 欢迎来到天津筑城建材有限公司

微信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电话:022-23049125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技术资讯 >
技术资讯

在线教育,崛起于2020

发布日期:2020-04-05 来源: 互联网 阅读量(


今天早上8点,在线教育品牌猿辅导董事长李勇向公司全员发布了一封内部信,证实了猿辅导完成新一轮融资的消息。

这次的G轮,猿辅导融到了10亿美元,领投的是高瓴资本,跟投名单里有腾讯,博裕资本和IDG资本,G轮融资完成后,猿辅导估值为78亿美元。

这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是教育行业迄今为止融资金额最大的一笔,交割后,猿辅导也会是教育行业未上市公司中估值最高的品牌。

2017年5月31日,猿辅导就完成了一轮1.2亿美元的E轮融资,由华平投资集团领投,腾讯跟投,这一笔是当时中国K12在线教育领域最大的一笔融资,也就是从那时起,猿辅导成为首个跻身独角兽行列的K-12在线教育公司。

2018年底,猿辅导又融到了3亿美元,这次领投的是腾讯,跟投的有华平投资集团、经纬中国、和IDG资本,那时,猿辅导的估值已经超过30亿美元了。

成立于2012年3月31日的北京猿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猿辅导运营商)到今天正好8年,8年来猿辅导公开的融资共有8轮,成立当年就获得了IDG资本220万美元的注资,之后的数轮,金额一次比一次大,猿辅导在在线教育江湖中的地位也越来越稳。

按照李勇在内部信中所说:猿辅导一直以来持续的融资,不仅代表资本市场对其的支持和信任,也可看出在线教育发展的艰巨漫长。

目前,公司旗下拥有猿辅导、猿题库、小猿搜题、小猿口算、斑马AI课等多款在线教育产品。“猿辅导”是国内中小学网课领导品牌,“斑马AI课”为2-8岁儿童提供英语、思维、语文等AI课程,学习工具产品“猿题库”、“小猿搜题”、“小猿口算”分别为用户提供智能练习、在线答疑、作业批改等智能学习服务。

根据披露的数据,目前学习工具产品小猿搜题、小猿口算、猿题库的累计用户已超过4亿,猿辅导的长期正价班学员超过了100万,斑马AI课的长期正价班学员超过50万,均已初成规模。

李勇说“猿辅导在线教育正慢慢成为一个适龄人群熟知的品牌”其实有些谦虚了,在国内的在线教育领域,以猿辅导、作业帮为代表的在线教育头部品牌已经早一步狂奔出发了。

如果说疫情这只黑天鹅无意中加速了哪些行业的发展,在线教育一定是会被提起的那一个。

自从节后复工以来,鲜姐每天上下班都要在电梯里听完一整首猿辅导的广告歌,“上网课用猿辅导”的洗脑程度不亚于“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

其实,如果没有突然给春节按下暂停键的天鹅,学生们也逃不脱网课带来的恐惧。就在一月份,猿辅导还和中国铁路官方App“掌上高铁”运营方国铁吉讯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从1月17日开始,掌上高铁将上线猿辅导专区,为高铁上的中小学生“提供富有知识性、趣味性的在线学习内容”,“小旅客们就可以享受一段寓教于乐的旅途时光”。

疫情的爆发让猿辅导的高铁首席K12战略合作伙伴的身份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但作为在线教育行业的头部平台,疫情期间的猿辅导也在学生群体中刷足了存在感。

1月27日,教育部下发《关于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的通知》影响至今,线下教育行业寒冬突至,纷纷转向线上;而作业帮、猿辅导这样原本就扎根于互联网的在线教育平台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接住了这天上掉的巨大流量。

新东方旗下东方优播CEO朱宇曾表示,此次疫情期间线上产生的流量,相当于替互联网教育机构省了近千亿元的推广费,各大机构转型在线小班的时间也将由3年时间缩短为1年。

猿辅导作为基础优厚的头部平台,对“停课不停学”的反应迅速,除了捐助武汉,还免费开放直播课程。2月3日,猿辅导免费直播课首日开课,全国500万中小学生同日在线听课,一度把网站挤崩溃,黑猫上关于猿辅导的投诉数量也开始变多。

疫情强制性地让很多用户接触了在线教育,回归正常生活轨道后,肯定会有相当一部分人接受这种教育方式并选择留下,但能留下多少,留下的用户会选择谁还是未知数。对于在线教育机构来说,疫情催化了“网课”时代的到来,但却不是盲目的吹起大风——机会给你了,考试也提前了。

流量几乎被大平台瓜分,原本还在中下游尽力追赶的小机构没有饭吃,这次一下就被甩开了很远。

抓住流量的,只能是两类机构,一是龙头品牌,无论是一直做线上的还是从线下转线上的,作业帮、猿辅导、新东方、好未来等;一种是帮助实现教育信息化的互联网巨头,比如阿里钉钉、腾讯教育、科大讯飞等。

提前到来的考试就像一场提前开始的分化,把行业的残酷撕开来给人看。在线教育即将进入更加激烈的下半场。

首先,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关于用户的争夺逐渐白热化。在线教育一开始面对的就是一个存量市场,获客成本越来越高——即使现阶段的“停课不停学”为他们引流了大量的免费流量,但上面也说了,留存几何还是未知。

在线教育机构之间,可能最终也逃不脱价格战这种传统但有效的方式,而一旦开始,考验的就是各大企业的资金储备是否充足,资金水平是否健康。

现在,各大平台网课的盗版资源已经开始被低价贩卖了,原价上万的课卖20,再送个隔壁的单科课程当添头,已经发展出了完整的灰色产业链;而买家购买的原因不外乎是“想学习,但正版太贵”。目前,对于这些盗版资料,各大平台还没有什么有效的打击措施,如果不打击,对公司的业务肯定会有持续的影响;如果打击,还要慎重把握只打击传播者、不打击用户的度,很难。

而最终能决定平台能否吸引、留住用户的,是本身的内容是否高质量、是否有过硬的技术。

K12本身就是一个复杂市场,全国不同地区的教材、难度、考试题型等都有差异,导致了产品本身就该具有差异化。

而学生和家长最终选择产品时,看重的依然是教学质量和口碑——无论在线下还是线上,这点都没什么区别。因此,在线教育依然是一个“内容为王”的行业,机构想要做大做强,师资是个重要的竞争力。

但现实是,随着在线教育逐渐从一二线城市下沉至全国,教师的招聘难度越来越大,如何在“铁饭碗”的诱惑前争取到优秀的教师是个难题;而招聘来的老师,会有一种自己在从事服务行业的错觉,除了授课、教研、批改作业,还要承担客服和销售的角色。

在技术上,虽然现在在线教育的流量基本都集中在基础的“直播大课”上,但想要继续走下去还是需要人工智能技术的加持。否则,只能是“换汤不换药”的换个地方上课罢了,效率还没有老师在旁边看着的高。

早在2017年,业内就有了说在线教育已进入效果2.0时代的声音,但目前的现状是,国内在线教育行业的AI技术普遍不成熟,更遑论投入应用了。在线教育想要到达基于具备认知与强交互能力、以自适应学习为代表的因材施教阶段,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这一点上,猿辅导倒是做得不错,她是国内最早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的在线教育公司,近年来也正在逐步将基础研究成果用于教育场景的产品探索——这也意味着,一旦开始打起“技术仗”,强者愈强,分化会更加严重。

面对万亿规模的市场,有条件的都想来分一杯羹,在线教育的一点微小的变动,都会带来利益格局的巨大变动。

行业的硝烟愈浓,但希望入局者别忘了:教育不该是一件只看利益的事情。商人逐利无可厚非,但在这个非常需要社会责任感的行业里,道德底线是永远不可以被丢掉的东西。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分享到

朋友圈

分享到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