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您好! 欢迎来到天津筑城建材有限公司

微信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电话:022-23049125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技术资讯 >
技术资讯

在线教育的生死局

发布日期:2020-04-11 来源: 互联网 阅读量(


受新型肺炎疫情防控的影响,传统线下的教培机构被迫按下暂停键,而在线教育平台却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一夜爆红”,短期内涌入了数以亿计的用户流量。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疫情为在线教育机构带来了机遇,也同时带来了挑战。日前,在线少儿素质教育平台明兮大语文因发展冒进、融资误判等问题资金链断裂终止运营。

从明兮大语文创始人王嘉树致家长的信中了解到,该机构去年下旬同时开了4个学年的课程研发,导致投入增速大幅增加,而原本顺利推进的融资计划,因疫情对投资方造成的影响巨大,导致该融投项目最终放弃。

由明兮大语文倒闭一事可见,疫情的到来只是对部分在线教育机构来说是利好,对于另外一部分在线教育机构来说,不仅没有等来扭亏的局面,而且还加速了自己的死亡。而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第一,运营成本增加。 据了解,在云教育风口下,以新东方、学而思、掌门一对一辅导、跟谁学、VIPKID、51talk为代表的老牌网校;以阿里巴巴、腾讯、网易、字节跳动、快手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以及传统线下教培机构等三方势力纷纷加码押注在线教育,并推出免费课程以招揽生源。

其中,阿里巴巴携旗下优酷、钉钉发起“在线上课”计划;字节跳动联合50家教育机构为全国中小学生提供免费上课服务;VIPKID推出“春苗计划”,为全国延迟开学的孩子们免费提供春季在线课程;学而思推出从周一到周五与校内时间同步的全年级各学科免费直播课和自学课等。

然而,公益免费课的推出,除了让在线教育机构面对涌入线上的大批流量外,还让大批在线教育机构面临5倍甚至10倍以上的扩容成本。譬如ClassIn联合创始人谷岩就曾对媒体表示,一开始我们最优的选择是扩容到3-5倍,但随着用户的增多,又扩到10倍,再到后来的30倍,现在已经达到百万级别。

除此之外,新东方、猿辅导、沪江教育等纷纷加入到扩容的行列之中。可要知道扩容需要强大的数据中心和云服务作为支撑,这也就在无形中为在线教育机构增加了运营成本。

第二,过分依赖融资。 据业内人士透露,迄今为止,在线教育行业还未有不需借助投放,就可以获取新流量的企业。因此先烧钱获客,再转化盈利成为了在线教育平台上市运营的普遍通路。

据悉,除了课程研发外,做营销推广更需投入大量资金。据鲸媒体报道,2019年学而思网校、猿辅导、作业帮疯狂撒钱,广告营销累计砸下 40 亿,日均投放高达1000万。除此之外,作业盒子、VIPKID、企鹅辅导等近十家K12在线教育机构也在2019年大打价格战,推出特价大班课。

在经过砸广告、买冠名、铺渠道、求垄断等一系列操作之后,在线教育平台获客成本水涨船高,亏损与业务规模同步扩大,熬不住的小企业顺势而亡。

因此这也需要大量的资金注入,来为在线教育机构“续命”。可是当投资机构在疫情期也面临经营危机后,还能顾得上为在线教育机构“救火”吗?

第三,马太效应凸显。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国内有融资信息的在线教育品牌产品仅有1115家。这也意味着,大机构将瓜分大部分流量,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高,马太效应凸显。

诸如新东方、好未来两大巨头,势必将有着更强的抗压能力、更大的品牌效应、更充裕的资金储备。对于中小企业而言,不仅要承受成本压力,还要面对流量被瓜分的危机。

据企查查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5日,我国共有近23万家企业从事网络教育的相关业务。但与此同时倒闭、注销也随着而来,仅2019年就有近3万家网络教育企业关停。那么经此一疫,又会有多少家中小在线机构倒下呢?

另外值得探讨的是,免费用户是否能够真正转化为平台的付费客户?要知道在多家平台齐齐推出免费课下,除了给予消费者更多选择外,更是在比拼教师的教学水平、家长和学生的课程体验、辅导老师的服务,因为这是留存客户的关键。

然而,众所周知,在线教育的师资力量一直为人所诟病。就在日前,21世纪经济研究院发布了《K12在线教育头部公司测评报告》显示:掌门1对1在2018年6月就已宣布教师数量超过5万人,但网站上公布的有资质教师人数不到300人;学霸君1对1拥有近4万名老师,只公布了33名教师的资质信息;溢米辅导、轻轻海风课堂等一对一机构也分别只公布了两百多名教师的资质信息;DaDa英语只公布了外教的姓名、照片,以及部分资质证书,没有公布外教的学习、工作经历。

北京师大教科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合伙人陈慧子早前曾对媒体表示,市面上大量宣传名师效应,进行虚假宣传的教育培训机构不在少数,许多教育机构为了追逐利润,往往都打出名师的幌子。实际上所谓的名师有可能就是一个大专的学生,经过包装成为了具有三五年经验的名师。

师资力量是在线教育平台必须精修的内功,如果连这都没有修炼好,即便在疫情期吸引了大波用户体验,但又能有多少流量可以为平台所转化呢?更有可能是在体验不好之下,一弃不再使用。

所以在线教育当下要进行的是“养鱼池,不外流”,随着教育行业不断升级和更新,所以在线教育行业好坏还得待疫情过后各家的转化和留存率情况来看。

在疫情期,最难的是传统线下教培机构。据悉,2月底至3月初,线下早教机构“悦宝园”在北京、上海、深圳的多家门店被曝突然闭店,曾经的负责人不但转移了股权,还一直处于“失联”状态。除此之外,儿童体能培训机构“趣动旅程”因2020年上半年完全没有收入,现金流枯竭倒闭。

似乎转型线上已经成为了眼下教培机构实现创收的唯一可行的自救之路,是以,金宝贝、美吉姆等多家线下教培机构纷纷转型。

但并不是所有教培机构都能够实现在线化,因为线上和线下的教学内容有所区别,核心在于教育内容上,线上课程讲究的是高效地传递给学员;而线下课程讲究是的如何加强互动,如何根据学生身心状态做调整等。

因此,在线教育适合有一定自制力的学员,而传统教育则适合素质教育的学生和低幼年龄儿童。譬如早教就更适合线下,因为学习的氛围更好,孩子的接受程度高;标准化的知识点,以及答疑课等就适合线上。

除了适不适合这个问题外,转型线上化还有着一定的技术壁垒。除了在线教育的基础设施外,对于教师也有要求,譬如如何将课程内容和直播、录播等平台结合起来,给予学员更合理、有效的授课方式等。

伴随教育行业OMO升级,会给教育企业带来新的机遇与价值洼地,但是传统机构需要先打破产品壁垒、技术壁垒,形成流量变现的闭环,才是教育行业下半场的制胜关键。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分享到

朋友圈

分享到

QQ空间